10勇气

我们自主地做出决定,并承担决定的后果。

幸福的秘密是自由,自由的秘密是勇气。据修昔底德记载,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演说家伯里克利就是这样说的。他对幸福的论述还尚可再议,但言论自由的历史展现出来的则是,我们需要勇气来捍卫言论自由。文字和图像有巨大的影响力,因此总会有人来争夺它。即使在相对自由的国家里,有钱有势的人也会试图限制言论,或者让言论为他们服务。我们很难孤立地对抗那些已经被周围大部分人接受的规范。在威权主义和极权主义政权中,或者在面对所谓“暗杀者的否决”时,这更成了性命攸关的问题。

因此,言论自由的延续取决于捍卫言论自由者的勇气。历史上的例子不胜枚举,本站上就有不少。在“原则二”的引文中,我提到了几位为了捍卫言论自由付出了生命的名人。请在下面的评论栏中,加上你认为我们应该加入的名字或者故事。我们都能从他们的例子中学到一课。

我们的项目旨在总结出能够被各国和各种文化广泛接受的原则,因此“我们自主地做出决定,并承担决定的后果”这句话听起来挺奇怪的。但是言论自由是个人自决权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每个人最终都要确定我们自己心目中合适的界限。此外,言论自由的另外一点在于,维护一个共同的原则,这本身就需要我们挑战这些原则,从而不断检验这些原则的并保持原则的锐度。这也适用于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需要遵守的言论自由准则。

勇气是捍卫言论自由时不可或缺的一种品质,但不是唯一一种品质。另一种是宽容。二者之间存在一些冲突,因为宽通要求我们接受我们不接受的东西——换句话说——在不接受的同时加以接受。如果做得过头了,就变成了卡尔·波普的“宽容佯谬”:即无限制的宽容最终导致丧失宽容。

在我的书中,我把这两点称之为“两种自由精神”,呼应以赛亚·伯林(Isaiah Berlin)的名著《两种自由概念》。在同一个人身上,很少看到相同程度的勇气与宽容。以赛亚·伯林就是宽容的化身,但勇气则不足。英国最尖锐的评论家克里斯托弗·希钦斯(Christopher Hitchens)是勇气的化身,但宽容则不足。我在历史中回溯了这两种自由的气质,指出马丁·路德的勇敢与不宽容,以及伊拉斯谟的宽容与妥协。然而要抵抗那些“文字侠”(伊拉斯谟语)和争夺我们欢心的对立派别,并捍卫宽容,还需要一种平静的勇气。只有少数伟人能够将而这统一起来:比如甘地和哈维尔。

可以确定的是,捍卫言论自由同时需要这两种自由精神:宽容与勇气。


评论 (9)

读者须知:自动翻译由Google翻译提供,虽然可以反映作者大意,但不一定能提供精准的译意。

  1. I think that … the expression “free to challenge all limits” can be misleading and hence any challenge may become violent or even percieved and enforced by the wrong audience. So yes, it should be possible to QUESTION the free expression under a frame of responsible and aware position.

  2. There is too much room for abuse in this from the dominant powers. ‘National security’ can be construed to be almost anything, allowing limitations upon freedom of speech much at the whim of the government, negating the point.

  3. I think that we must be able to challenge limits to free expression as I fear too much restriction allows the powerful in society to control things unfairly.

  4. Die Prinzipien sind gut und schön, sie blenden aber reale Gefahren aus. Zum Beispiel die Gefahr, im Internet Kinderpornografie zu zeigen und zu verkaufen, Kinder oder Jugendliche sexuell zu belästigen, andere Menschen zu beleidigen, zu verletzen oder in ihren Rechten zu beeinträchtigen.

    • I do not see these actions as related to free speech at all, or at least in the terms you mentioned. They are crimes which deserve penalty. But we need to be able to talk about them, as well as discuss what kind of penalties or treatment pedophiles and child pornography merchants should be imposed.

以任何语言评论

你同意本条原则吗?

同意 反对


“言论自由大讨论”是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达伦多夫自由研究计划下属的学术项目。

牛津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