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国家进口的压迫工具

一份2014年6月从埃及内务部泄露出来的文件显示,埃及政府曾对打击亵渎神灵、讽刺挖苦和“道德败坏”的网络监控技术展开招标,Max Gallien写到,这些技术可能来自于西方。

埃及示威者在2011年的革命高潮中冲入政府机关,发现面对他们的是堆积如山的被撕碎或者搅碎的文件。其中未被销毁的文件逐一被影印并上传到互联网上,使人们得以管窥埃及这个警察国家的内部运作。2011年泄露的一份文件显示,埃及政府出价约25万英镑向一家名为伽马集团(Gamma Group)的英国公司求购一款名为FinFisher的间谍软件。FinFisher能够使用户远程感染计算机,监控通讯及加密数据,阅读电子邮件、监听Skype通话,甚至远程安装程序。泄露的文件显示,埃及的安全部门甚至曾经收到该软件的免费试用版,并对试用结果十分满意,但是伽马国际公司(Gamma International)很快就发出声明,否认曾向埃及政府出售该软件的完整版。

2014年6月,泄露出来的另一份相当奇怪的文件再次引发了针对埃及网络安全软件的争论。埃及的《国家报》(Al-Watan)刊登了一份内政部在五月发布的招标书,邀请情报产业的公司对一套新的网络监控系统进行投标。该报刊登载了内务部对这套新的“社交网络安全危害监控系统”的构想:系统应当能够能在Facebook, YouTube和Twitter等社交网络上展开广泛的搜索,收集那些涉及违法以及“破坏性思想”(这才是关键词)的信息。有意思的是,这份文件接着又列出了一个破坏性思想的名单,其中包括:亵渎宗教、质疑宗教、传播谣言、刻意歪曲事实、讽刺挖苦、用词不当、要求偏离社会栋梁(代指军队)、宣传游行、色情、道德败坏、要求与敌国关系正常化以及在这一方面破坏国家战略。

鉴于埃及司法部门过去极其善于网罗“传播假新闻”和“分裂国家”等莫须有的罪名骚扰并迫害记者和社会活动家,如果这项招标成功,在埃及建立这样一套监控系统,毫无疑问将给该国的安全部门提供巨大的便利,对言论自由形成致命打击。埃及国内和国际上的人权组织对内政部的计划表达了抗议,并指出埃及新宪法的第57条和第73条保障言论自由和隐私权。

然而针对泄露出来的招标书,还有一些尚未解答的问题,其中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一次文件泄露。《国家报》并不已任何形式的反对派活动著称,因此独立地发布内务部的机密文件至少看起来很令人惊讶。更有可能的解释是,所谓泄密只不过是埃及安全部门近几个月来的许多动作之一,安全部门不介意让公众了解自己的手段,以此恐吓并威慑活动人士或者其他计划在互联网上“蓄意歪曲事实”的人。

进口来的压迫工具

在与曝光的招标书相关的争论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如果招标成功,那么所有的供货商都将是欧洲或者北美的公司。实际上,欧洲和美国已经成为包括埃及、沙特阿拉伯、缅甸等许多压迫人民的政权所使用的监控软件的主要供货商。位于米兰的“黑客团队”(Hacking Team)在美国和新加坡都有分公司,Trovicor设在慕尼黑,BlueCoat总部在美国加州森尼韦尔,而伽马国际则是位于英国的伽马集团的分公司。

咋一看,我们也许会觉得这没什么不对的,监控软件是合法的出口货物。当然了,在这个时代,罪犯和武装颠覆国家的组织日益使用互联网来组织自己并且招募新成员,政府应当时不时有能力侵入个人的数字隐私,以保护这些人的安全。

继续阅读:

以任何语言评论

精选内容

向左划动浏览所有精选内容


“言论自由大讨论”是牛津大学圣安东尼学院达伦多夫自由研究计划下属的学术项目。

牛津大学